首页 杜.超黄金文集 下章
奇缘魔侣
1

 风,雨,好大的风,好大的雨!

 正所谓秋风秋雨愁煞人,丁枚枝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头忽然又猛然一阵剧烈的疼痛,她周围正在吃饭的人们也全都摇晃起来,渐渐地变成了面目狰狞的怪物,向她张开了血盆大口,她发出了一声尖叫。捂住了眼睛。发出了悲哀的痛哭。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形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忽然出现了明显的记忆衰退现象,并且越来越严重,她不但完全不再认识身边的每一个人,而且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发展到最后,她更是经常出现幻觉,把四周的人当作了怪物,而且她总是感到,这些怪物会随时扑上来将她吃掉。

 “阿枝,你又犯病了。我先扶你回房休息吧。”说这话的是她的相公,丁门大公子丁浩,当然,这是丁门的人告诉她的,她其实已经根本什么都忘记了。

 她定起精神,看了丁浩好半天,他的怪物形象才渐渐散去,出他的真面目,她这才有些拘地点点头。“好。”

 “好好照顾他,浩儿。”丁家堡主人人丁秋魂嘱咐丁浩道。

 “知道了,爹。”丁浩答应了一声。扶着丁枚枝慢慢地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丁秋魂看着他们的背影,霍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也难怪他如此烦恼,丁家是武林有名的医道世家,门中的任何一个人走出去都不亚于世上任何一个名医,丁秋魂更是号称天下第一神医,但是丁门中人对于丁枚枝的病却竟然全都束手无策。即使丁秋魂亲自出马也无济于事,这怎么不让他烦心呢!

 “不舒服,就先休息吧。”回到卧室,丁浩安排她睡下,自己也躺了下来,丁枚枝心烦意,闭上了眼睛,竭力地想要睡着以忘掉烦恼,但是一直到黎明时分,她都始终没有睡着。窗外雨还在下,风还在刮,她看到自己身边的丁浩已经睡,在睡梦中他都皱着眉头,看来为她的病他实在是烦心,她暗暗地叹息了一声,轻轻地坐了起来。

 从别人的口中,她才知道自己叫丁枚枝,从小就在丁家堡作丫环,长大后被大公子丁浩收做二房,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似乎不是叫这个名字,而且根本不是在丁家堡长大的呢?事实上,她总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人,来自一个极遥远的地方。虽然丁家上下的人都说她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的病越来越重,但是在她的心中,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执着。

 她忍不住再一次地拿起了桌上的青铜镜,长时间地对着镜子照着自己的面容,镜中映出的当然是她的样子,但是她越看却越觉得陌生,并且眼前渐渐地出现了另一个女孩的面容,无言地看着她,这使她的脑海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在自己所看到的脸皮之下,是不是还有另外的一张脸皮,那才是真正的她呢?

 她忍不住拨开头发,一点一点地搜索着,忽然,她征住了。

 在她的脑顶之上,竟然有一道长长的伤痕,呈半圆形,一直到她的两耳之后!

 天啊,难道她,她果然不是丁枚枝,而是另外一个女人,是丁家的人换了她的脸!

 她本能地发出了一声骨悚然的尖叫,手中的镜子摔到了了地上。摔得粉碎。

 丁浩从上一跃而起,急叫道:“怎么了,枚枝,怎么啦。”向她奔了过来,她的眼前,登时出现了一个张着血盘大口的怪物,她的心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快快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她大叫一声,猛地冲破了窗户冲出了卧室,脚尖刚一落地,已经有三条人影向她包抄过来,正是丁门的三大护院高手,丁红丁太和丁,后面丁浩跟着跃窗而出,向那三个人招呼道:“截住她,她已经发现了。绝不能让她走。”三大高手齐齐惊呼“她发现了。”然后毫不留情地向她出手。

 这一切再次证实了她的猜测是正确的,她果然是处于一个阴谋之中,尽管她不知道这阴谋是什么?她也极想知道这阴谋到底是什么,但在目前,最重要地还是先要逃离险地。

 危急关头,她竟不躲不闪,只摆出一个手捧莲花的架式,三大高手的拳掌打到了她的近前,忽然没来由地齐齐一偏,轰地打在了一起,反将三人一起震退两步。后面的丁浩一边发出警告“注意,她会移花接木功。”同时手臂暴涨,无声无息抓向她的后背,初时并未用力,但即将触及到她的背部时才忽然将力道猛然暴发,这一招狠毒无比,哪里还有一点夫情份。丁枚枝在奔跑的同时回手一掌,虽然没有回头,却如长了眼睛一般,生生将丁浩的真气在瞬息之间得干干净净,然后挥手一转,竟借丁浩的真气将丁太等三人打得飞了起来,同时左突右闪,拳脚并用,轻而易举地将前方拦截的人一一打倒,眼看着她就要顺利闯出丁家堡,蓦地眼前一片眼花缭,竟是丁秋魂老爷子在情急之下,一脚踢中院中的大树,树上的桃花在其内力作用下,有十数朵离开了枝头,如离弦之箭直追向她,虽然只是花儿,但这些暗蓄内力的花儿一旦打中了她,她也会受到重伤。危急时刻,她的身形却如鬼魅一般,在高速的奔跑之中竟然不可思议地在瞬间静止,然后就此向左平移了一丈,花儿便全部打空,丁枚枝纵身再起,轰隆一声撞破了院墙,逃出了丁家堡,丁秋魂脸上的肌跳了跳,骇然道:“太空步!追!”率领丁家的人追了下去。

 丁家高手轻功并不弱,但丁枚枝轻功更加高明,不一会儿,便将他们几人远远地甩下,丁秋魂等人见她已经无影无踪,只好停止了追踪。丁枚枝这才得以静下心来,思考已经发生的事。

 其实方才她施展出的那些功夫,让她自己都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功夫,那完全是在危急的关头本能地使出来的,并且她还发现,此刻的她,并不是在盲目地跑,在脑海中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指令在指示着她奔跑的方向,在那个方向的尽头,她极有可能探寻到自己的秘密。

 最终,她在一座山峰的一间房子的门口停下了步子。定了定神,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了大门。

 房内,有一个老人,头大如斗,身材矮小如七岁童子,正坐在大堂内悠然地喝茶,见她进来,他的脸上出了惊讶之“是你,你怎么又来了。”看起来她以前的确是来过这里,她慢慢地走进来,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老人,疑惑地问:“老人家,您认识我吗?您是谁呀,我----又是谁呀?”老人一听,不耸然动容,奇怪地问:“出了什么事?姑娘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谁了?”丁枚枝摇头道:“我不但不知您是谁,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老人家如果您知道,请您告诉我吧。”老人更加吃惊,凝视她道“你是说,你失忆了?那你怎么可以找得到这儿来的。”丁枚枝道:“我在丁家堡发现我的脸皮被换掉了,就逃了出来,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找到这儿来。”老人拍手道:“那就对了,你的脸皮是我换掉的,我就是江湖上人称‘天下第一易容高手’的慕容野鹤!我最高级的易容术就是通过手术彻底改变人的相貌,不需用任何材料。”丁枚枝瞪大了眼睛道:“原来您叫做慕容野鹤,那么您为什么会改变我的相貌呢?我什么又会出现在丁家堡呢?”慕容野鹤道:“是你来求我的,一个月前,你也是象今天这样,忽然跑到这儿来,要我给你做最高级的易容术,我做最高级的易容术价钱很高,一千两黄金起价,一般人根本出不起价,但是你居然给了我一件价值连城的夜明珠,于是我就给你做了。”丁枚枝总算明白了自己相貌改变的原因,她继续问道:“那么,我有没有说我为什么要易容,我又是什么人呢?我在丁家堡,他们说我是丁枚枝,我是不是的呢?”慕容野鹤搔搔头道:“这个,你当时也没有说呀,我也没问,来我这儿做这种手术的,都是有点见不得人的事的。我只认金子,人家的秘密,我不感兴趣。”丁枚枝没想到他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心中不失望之极。情急之下不抓起他的手道:“老爷子,难道我就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吗?您再想想看。我现在真地什么都忘了。”老爷子一拍脑袋道:“对了,我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给人做手术之前会将那人的原相和易容后的相貌全都画下来,作为资料保存,我现在可以将你原来的画像找出来,也许能为你找回一些记忆。不过,”他嘻嘻一笑,把手伸了出来“我从来不会免费帮别人做事的。”丁枚枝一征,明白他是想要钱,心中虽然不喜他趁火打劫,但此刻要求他,只好把左手的一只戒指摘了下来“给你。”幕容野鹤识货,一看那戒指就知不是寻常之物,心中大喜,将戒指戴在手上,然后让她等着,自己却进到了里屋,不一会儿,慕容野鹤便翻出两张画像拿了出来,一张正是丁枚枝现在的样子,而另一张画像上画的一个少女,与现在的她相貌迥异,但是气质很象,都是缥缈冷傲犹<杜.超黄金文集>
上章 杜.超黄金文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