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陪读母亲的事 下章
第三节
那是九月份,天气还很炎热,我妈来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她也只跟我说了个大概期,估计也有点想突击检查我的意思。

 中午放学回去我才知道她来了,我爸当天也来了,主要是带的东西有点多,我妈自己也拿不了,中午他们带我找个个小餐馆吃了一顿,然后我就去上课了。

 等下午放学回去的时候我爸已经走了,而我妈正在院子里和张建说着话,白净的脸上着大方客气的笑容。

 见我放学了我妈就热情的招呼张建一起和我们吃饭,都是些中午剩下打包带回来的。

 张建小时候他妈就生病去世了,他爸在下边县里卖化肥,也基本不回来,都是给他钱让他自己解决。

 不过张建也没好意思真的就和我们一起吃,毕竟才刚认识。

 趁我妈进屋以后我赶紧问张建和我妈说的啥。

 张建就说我妈跟他问了我这段时间在这住表现的怎么样,还有附近的菜市场商店什么的。

 我心里一虚,赶紧问他怎么说的。

 张建他就兮兮装起神秘来了,看我心虚的不得了才说他告诉我妈我的表现很好,每天早起晚睡的,晚上都在看书看到很晚才睡,平时也没出去玩过,天花坠的把我好一顿夸。

 这下我算是放心了,谢了谢他替我说谎。

 末了张建来了句你妈长的漂亮的,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就有点忍不住想,嗯了一声。

 张建又问我妈今年多大了,我心里砰砰直跳,装作没察觉到他小心思随口回着说三十五,咋了。

 张建挠了挠脖子说没事,看你妈年轻的有点好奇。

 关于我妈张建说的倒不假,那会我妈才三十五,正是成的犹如水桃一般的年纪,而且我妈之前在宣传科里上班,平时必须得注意仪表什么的,虽然个子不算高,只有一六二,但是身材匀称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最关键的是我妈特别白,俗话说一白遮白丑,这些一综合就显得我妈特别好看,从小到大没少听我妈的朋友们羡慕她的话。

 之后日子有些波澜不惊,每天我都在我妈监督下老实的上课学习,一次网吧也没机会去过,而我每次放学回去几乎都能看见张建在和我妈说着话,偶尔还能看见我妈被他逗的捂着嘴笑的场景,张建也跟着我们吃过几次饭,而且有越来越频繁的趋势。

 饭前饭后去二楼偷偷欣赏晾在那的内衣意仍是我和张建的小习惯,不过不同的是现在那里多了我妈的内衣,我就装作看不见我妈内衣的样子,张建也从来没在我面前评论过我妈的内衣。

 不过我在心里还是悄悄观察过我妈和二楼小少妇内衣的区别。

 我妈的内衣明显比二楼少妇的内衣成感,罩的罩杯要大了不少,而且基本上都带着蕾丝花纹什么的,二楼少妇的内衣则是比较偏运动型了,不过二楼少妇的丝袜花样比较多,黑的的长筒的连的都有,不像我妈就只有的。

 张建对小少妇的猥亵又变态了几分,过了半个多月一次我俩在二楼的时候他跟我说他成功了,我问他什么成功了。

 他就嘚瑟地说他成功用二楼少妇穿完没洗过的内衣了一把。

 原来他自从动了那心思以后一直就在找机会,一直到他跟我说的当天上午,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

 就是趁那小少妇端着盆去洗衣服的时候,张建直接过去从盆里把她的内衣扒了出来拿着就走了,完又把黏着的内衣仍了回去。

 我问他小少妇当时是啥反应,张建说就骂了他两句不要脸,没有其他的反应了,要不然他也不能和我说这事了,最后我也只憋出来一句哥你厉害来表达自己的感慨了。

 然后又不由自主想到这事要是换成我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估计以我妈面皮薄温子的脾气可能跟二楼少妇的反应也差不了多少。

 日子一天一天过,张建也已经一三餐都跟着我们母子一起吃了。

 他也不好意思白吃白喝,就把房租给退了不少,不过我妈也不肯要,还是我劝着她同意的,毕竟我妈要真不同意张建也不可能好意思老是跟着我们吃饭。

 我怀着莫名的期待刻意想让张建接触我妈,然而却一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张建一直表现地对我妈十分礼貌,直到又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出现了变化。

 我妈对张建的态度突然冷了不少,虽然我在的时候还跟两人都还是和和气气的,不过吃饭的时候我妈已经不主动喊他过来吃了,都是我去喊他,也没见过他俩在院子里说话。

 我感觉应该是张建没忍住对我妈干了什么,最有可能地就是拿我妈的内衣去打飞机了。

 然后我就趁和他去二楼瞎聊的时候不着痕迹地问哥,你是不是惹着我妈了,怎么感觉我妈对你没以前客气了。

 张建守着我没好意思承认,含煳着说没啊,跟以前差不多啊,现在了当然不用像以前那么客气了。

 我切了一声,着声音说别装了,是不是拿我妈的内衣打飞机了?被我揭穿以后张建闷次闷次不吭声了,我也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两人之间尴尬的,都觉得有点丢人。

 说实在的,我不想暴自己自己心里的龌蹉想法,毕竟这是很丢人的事,哪有儿子主动让别人去猥亵自己妈的,就算有这个望,但是也没脸真的就说出来。

 但是我又十分渴望真的发生这种事,有点担心张建以后就不再继续下去了,于是就说算了拿就拿吧,之前你还替我说好话。

 张建一听赶紧闷闷地嗯了一声。

 之后几次我又找机会问了他几次,几次之后张建就没一开始那么尴尬了,把事情前后说了出来。

 跟他之前对付二楼少妇的方法差不多,不过没有偷藏我妈的内衣,而是直接就完擦擦挂回去。

 我那天问他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开始不擦在上面的了。

 说完以后张建心里没什么压力了,又恢复了以前兮兮的模样,问我干嘛问这么细,是不是也觉得刺

 我有种被揭穿面具的感觉,没好气的说你拿我妈的内衣打飞机,我问问怎么了。

 张建嘿嘿直笑,笑的特别感觉猥琐。

 我赶紧岔开话题问他现在跟二楼少妇怎么样了,张建一听这个就来精神了,让我别出声站一边躲着,然后他就去敲小少妇的门,小少妇她上班除了早八点到午三点就是午三点到晚八点,她老公是早六点到晚六点,这会只有她自己在家。

 过了一小会门开了一点就见小少妇低声骂了一句你真有病接着门又关上了。

 然后张建就手里拿着罩和内冲躲在一边的我使眼色,嘚瑟地说你摸摸,还热呢,我一摸果然还带着体温,肯定是小少妇刚下来的。

 不过我对于张建的本领已经彻底佩服了,这次倒没之前那么惊讶了,我甚至感觉过不了多久以张建的厚脸皮甚至可以上小少妇穿上被他完没洗的内衣。
上章 陪读母亲的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