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章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大会战(八)
星锁之殿内,除去前舱的飞船驾驶舱,后舱就完全是个巨大空旷的房间,真的好像一个空空的殿堂一样,中央放置着一个密封的蓝色冷冻舱,冷冻舱中一个人影若隐若现,这人的身材凹凸曼妙,显然是一名女子。

 左倾城就这样穿墙而过,身体仿佛穿行一道水幕一般,轻松写意的来到了星锁之殿的内部,接他的是两双没有感情的目光。

 梦罗圣殿的主宰-眩以及夜魇堂的主宰-闇正站在冰冻舱前,密切的注视着其中的变化,左倾城进入船舱的举动没有丝毫掩饰,刚一进入就引起两人的警觉,随着眩和闇的注视,两个主宰强大的念力也如铺天盖地般席卷而去,若是一般的高阶异能者,瞬间就会被两股强大的力量迫成酱。

 可左倾城笑yínyín地站在那里,仿佛朋友见面一样向两个主宰微微颔首:“初次见面,两位的招呼真热情啊!”见墨镜男在两人的念力迫下若无其事,眩和闇不由一愣,眩微笑道:“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进入‘星锁之殿’,阁下的异能还真是奇特。我怎么也想象不出,游离于梦罗圣殿和夜魇堂之外的势力,有哪一方能够培养出阁下这样的高手。”

 “你想不出的事情还多着呢!”左倾城若无其事的笑着,言语之间全没有将面前两个主宰放在眼里“想要通过收最纯净的闇焰之体,来突破异能的最后一层障壁。两位的计划很完善,也很完美,如果与我无关,我倒不介意站在一旁慢慢欣赏好戏。可惜,我的任务目标正好与两位冲突,没办法,说不得两位冲击异能最后一个境界,想要突破成为更高形态的生命形式的计划,只能这样终止了。”

 眩和闇开始神情很镇定,可当左倾城说道最后一句时,两人不由神情大变,同时骇然道:“你怎么知道极境异能之上的事情?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喜欢和人废话,之所以说这么多,是作为对你们计划的赞赏。”

 左倾城的笑容越来越冷冽,他轻轻取下一直戴着的墨镜,那双始终闭着的眸子缓缓睁开,一股仿若天成的气势自他体内薄而出,那双眼眸中竟各有一朵白色火焰凝聚而成的莲花在摇曳,整个船舱内瞬间充了无穷无尽的威压。

 这双眼眸落在两个异能主宰眼中,两人仿佛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

 眩的声音尖锐而颤抖:“白莲幻化!竟然是白莲幻化!这不是伪白莲之火,这是真正的白莲之焰!”

 说道后来,这位气度高贵无上的光之主宰声音已转化为哭腔,摇摇坠难以自持。

 而一旁的闇则死死盯着左倾城,仿佛想将眼前这个存在深深印刻在心里,他声音充了兴奋而畏惧:“白莲幻化!这是传说中异能突破极境超脱之后,那一类存在中最强大的境界。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也配我问是什么人…”

 左倾城一贯玩世不恭的语气此刻冷冽而淡漠,那副黑色的墨镜动变化着,化为一把古朴的长剑落在他手中,剑身上雕刻着古老的纹路,长剑中段有三个殷红的楷形文字-红颜·殇。

 “去吧。”

 一道剑光如水般倾斜而出,眩和闇纵横一生,也曾遇到很多接触的剑术大师,却无一人能够施展出如此的剑技,剑光如亘古不变的水一般掠过两人的身体,没入他们身后蓝色的冷冻舱中。

 人亡,舱破。

 破碎的冷冻舱中,千沙葬雪的容颜逐渐浮现出来,左倾城修长的手指凌空一弹,便将冷冻舱彻底震碎,千沙葬雪整个人悬浮在空中,双目紧闭依旧不醒人事。

 “御老弟那边还没搞定么?”左倾城剑眉轻皱,喃喃道:“一定要在葬雪小姐的身体和她的灵魂暂时分离时,使用【君王】的分割才行,否则一旦她恢复神智,那可就功亏一篑了。到那个时候,我就真的要做恶人了,御老弟,一切看你自己把握了。”

 左倾城默然不语,静静的等待了半晌,半空中千沙葬雪眼睑忽然抖动起来,似乎随时就要醒来。

 “成功与否,就在于此了。”

 左倾城长叹一声,手中长剑轻挥,剑光再次蔓延而出,如匹练一般掠过千沙葬雪的身体…

 …

 御魔圈中央的古老殿堂中,左御紧紧抱着千沙葬雪,望着那两月不见的容颜,左御也不jī动的难以自控,轻轻呼唤着佳人的名字,感受着心爱的女人在怀抱的那份充实,那颗焦虑不安了两月之久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好半晌,见千沙葬雪依旧没有醒转的迹象,左御猛然间一愣神,想起墨镜男的嘱托,暗骂了一声该死,险些忘记了这件要紧的事情。虽说左御一直不清楚左倾城到底需要葬雪身上的什么东西,可既然耗费了那个神秘男人如此多的功夫,想来是非常着紧的事物,若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惹得墨镜男最后任务失败,先不说自己过意不去,就是事后还不知左倾城会做出什么其他事情来。

 想到这里,左御连忙启动【君王】异能的分割,定睛向千沙葬雪的身体扫视过去,想看看到底佳人的精神体之内,到底有什么不属于她的东西存在。

 【君王】异能的分割,左御也是第一次使用,开启之后目标由思维构成的内在就完全呈现在眼前,如果发现不属于目标精神体的异物,就可以利用分割将这个异物切割下来。说白了,就和现实中的微创手术一样,在扫描下给人体开刀的原理是差不多的。

 左御匆匆将葬雪全身扫视了一遍,很快发现在她的口位置有一团黑色泪珠样的物体,晶莹剔透仿佛一颗黑水晶一样。

 “难道倾城先生所说的任务目标,就是这个?”左御小心翼翼的伸手,没入葬雪体内,利用分割果然将这颗黑水晶般的泪状物体分离开来,拿在手中刚想看个究竟,猛然间这颗黑色泪珠物体绽放出一道夺目的光芒,凭空消失不见…

 …

 星锁之殿中,如匹练一般的剑光掠过千沙葬雪的身体,竟然完全没有伤害到她,仿佛光影一般自她身体一侧穿行而过,剑光的末端却多出了一颗黑色水晶样的泪状物体。

 左倾城见状,手腕一振,剑光立时回转,那黑水晶物体便悬浮在他面前,这颗黑水晶本来暗淡无光,可随即仿佛受到什么充能一样,一点光亮自水晶内部耀起,渐渐的光芒越来越强盛,到最后如同一颗真正的水晶般晶莹剔透,夺目华丽。

 “成了!终于成了!”左倾城神情喜悦,忍不住大笑起来“好!不愧是练成‘大雷禅心’的家伙,御老弟,你帮我做成这个任务,以后若有机会见面,我倒还要好好谢你。想来,雷老大也绝对会很满意你这个传人的。”

 “好了,我们该回去了吧,耽搁的时间已经够久了。”

 冰冷的声音自那把名为红颜·殇的长剑中响起,左倾城这才收敛笑容,点头道:“是啊!终于到了回去任务的时候了。”

 说着,左倾城望了半空中的千沙葬雪一眼,凌空一指点出,千沙葬雪整个人便渐渐消失在船舱中,而左倾城做完这些事,身形也随之扭曲起来,彻底没了踪影…

 …

 御魔圈的古老殿堂

 左御还在为那颗黑水晶物体忽然消失而怔怔出神时,怀中千沙葬雪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醒了!?睡的好么?”左御温柔的注视着怀中的佳人,两个月的努力,终于让他收获了最满意的结果。

 千沙葬雪凝望着面前熟悉的笑容,怔怔的眨了眨眼睛,清冷的美眸中有讶异,有不解,还有来不及湮没的喜悦。

 良久,千沙葬雪轻轻点头:“嗯,醒了。”

 佳人很快恢复的清冷令左御有些失望,不过那点头的乖巧模样却是从未有过的,心中暗笑,左御凑在千沙葬雪耳边,呢喃道:“现在,我有资格,掀开这个该死的黑色面罩么?”

 千沙葬雪原本还沉浸在自己为何获救的思绪中,闻言,再也忍俊不住,横了左御一眼,清冷的眸子里蕴着一丝柔媚,那娇清冷的风情,端是难以言表,不可方物。

 纤手在脖子后面摸索了一阵,千沙葬雪轻轻摘下那张黑色面罩,一张白雪凝琼的容颜,有着左御难以想象的红c混。

 “葬雪…”

 左御呢喃着,想要俯下身去轻啄那梦寐以求的双c混,却不了巨大的迫感袭来,两个人仿佛受到无形的力量挤一般,硬生生被弹出了游戏。

 …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上章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