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章
第五百零七章 特训·猎王时代(一)
深夜,阿达蒙比亚的天幕悬挂着一颗颗色彩斑斓、或大或小星球,这样的夜景是遗忘大陆无法看到的。左御站在幽暗沼泽战争小镇门口,离开《苍穹》虽不过才两天,可现实中这48小时的经历当真称得上跌宕起伏,即使前世40年的经历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两天来的精彩,这使左御不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现实中的身体可是在半废弃的宇宙飞船中,不会有问题吧?为什么每次看到左倾城这家伙,我总有种不靠谱的感觉。”左御站在战争营地门口,一边检查着身上的装备和包裹里的补给,一边思考着葬雪和墨镜男的事情。

 两天前,左御从L。P。M。那里知晓千沙葬雪的下落,当时着实了方寸,根本没有细细考量便下线想要前往群星之锁寻找葬雪。后来因为霜傲雪的拦截,自己被困在那房间里,左御的思维方才逐渐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清明,而随着墨镜男的到来,则使左御彻底冷静下来。

 也因此,关于葬雪的离去,关于左倾城的到来,种种的疑虑和违和感自左御心中滋生出来。

 首先,对于葬雪的离去,这其中牵涉到异能界三大主宰的约定,这约定究竟是什么?已处于力量巅峰的主宰们还有什么目的?名利?力量?野心?左御根本无法想象,对于处于巅峰的异能主宰们来说,还有什么可以勾起他们的兴趣,但有一点左御可以肯定,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或许葬雪就不会有事。

 这纯是一种直觉,可正因为这样的推测,左御才更加无法原谅自己。绝大多数男人都有着大男子的一面,只是表现的方式和外放的程度有所不同而已,左御其实也不例外。在平时他可以对女人周遭的一切毫不在意,因为足够成的灵魂早已学会了淡然,也懂得了珍惜,可当左御隐约明白致使葬雪陷入危险,很可能是因为自己时,他没有一丝犹豫的选择前往群星之锁,即使知道面临的极有可能是死亡。正如他当对拦截自己的老者说的,他是男人,而葬雪是女人。即便自己再弱小,再无能,有些事情,也绝不该是曾经共枕的女人应该承担的。

 也正因为这个执念,左御才会忽视了关于墨镜男的种种违和感,任由左倾城安排这个在他看来,非常荒谬、非常奇怪,没有多少希望的特训。

 左倾城其人,自第一次见面起,左御就觉得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怪人。

 前世,左御40年的生命中,从没见过这样类型,或者说与之稍微相似的人。任何人玩游戏都应该有着一定的目的,有些人为了消遣;有些人为了排解寂寞;当初小正太英雄光目的是为了获得翩翩雪儿的注视;光头男则纯是为了光芒四、万人瞩目;绝不放过你为了超越他的哥哥;葬雪可能单纯的是因为无聊;霜傲雪、独行天下则是公会的利益、对游戏的喜爱…

 毫不夸张的说,《苍穹》中每一个玩家的游戏历程都有着明确的目标,唯独墨镜男令左御感到惑,自第一眼见面开始,左御就不明白左倾城在游戏里的目标究竟是什么,装备?等级?实力?金币?名气?拥有“终极探知术”的墨镜男,这些东西都是手到擒来,甚至可以说,左倾城想要获得这些,比左御还要来得容易。可偏偏《苍穹》开服一年的时间“彼岸轮回”之名已是震动天下,而左倾城之名依旧无人知晓。

 左御最初的看法,墨镜男1根本就是一个大方向思维无比混乱,细节思维异常清晰,行事极其不靠谱的怪人。

 可随着葬雪的离去,左倾城这次的到来,无论是他彰显出来的高深莫测的实力,还是他的真正目的,都让左御疑虑丛生。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又是为什么愿意来帮助自己?随着左御被墨镜男拉进空间黑,下一刻就出现在距离母星不知多遥远的宇宙飞船上,这样的疑问就在他心中如涟漪一般扩散开来,

 可最终,左御选择了忽视这些疑虑,不是他有多相信墨镜男的为人,事实上,左御潜意识里一直有种感觉,什么人品、什么为人,这些所谓的优良品质哪怕能在左倾城身上找到一个,都是令人惊诧莫名的事情。可左御已经没有选择,正如溺水的人胡乱抓住了一稻草,哪怕这个稻草已经烂得不能再烂,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选择相信。

 而令左御选择忽视墨镜男身上所有违和感最关键的一点,是在这个玩世不恭的男人身上,左御似乎看到了和他同样的特质,那种对于游戏发自内心的,最纯粹的热爱。

 “杀人么?带着一颗杀戮之心?”左御望着夜幕下天空,双眸银光转,嘴角泛起冷冽的笑容:“当一名彻底的战场猎头者,顺便冲一冲最高军衔,也是件一举两得的事情。游戏,本来就该是我的领域!”

 战争营地门口,一头龙鹰冲天而起,巨大的彩双翼舒展开来,转眼消失在斑斓的夜空中…

 …

 《苍穹》中现在最热门的话题,无疑是欧洲和华夏区界处,正如火如荼进行的“佣兵王座”任务,这史无前例的世界史诗任务吸引了无数精英佣兵团的目光,天空之城上、天空之城下,聚集着当今星际十八大区最精锐的佣兵团队。即使现在“佣兵王座”任务报名已截至,依旧有很多玩家不畏惧中立地带的险恶,跋山涉水来到这里,梦想与这些传闻中的一团队进行切磋,使自身的实力得以更进一步。

 然后,凡是能够顺利来到天空之城下的团队,都可以冠以精英之名,对于游戏中大部分玩家和团队来说,所谓的“佣兵王座”任务、所谓的一佣兵团队,不过是他们打怪下副本升级之余,感到疲倦之后,聚在一起说笑的谈资而已。

 游戏永远都是这样,大部分玩家始终追赶着少数人的步伐,追随着那些高手们的背影,渴望有一天迈入他们的行列,成为受人瞩目、叱咤风云的一代高手。

 欧洲区和华夏区界处的中立地带,自不久前的欧洲区入侵掀起的超级团战之后,早已不是曾经荒无人烟的景象。

 与华夏区界的死亡平原,与欧洲区界的废土冻原,如今早已有各自大区的大型公会在这里建造战争营地,公会精英拓荒团的足迹已深入中立地带的中部,相信不久以后,这片中立地带的中心地域天空之城,也将成为很多玩家光顾的地带。

 同时,随着华夏区和欧洲区阿达蒙比亚战场进入门槛的降低,越来越多的战场新丁兴冲冲闯进来,为这片寂寥的土地带来无限的生机和养分。

 毕竟,那些喜欢用最直接方式获得功勋值的战场猎头者们,最喜欢的就是这些什么都不懂的战场小白。

 在那场两个游戏大区迸发的超级团战之后,战场猎头者的人数在华夏区和欧洲区陡然膨起来,越来越多的玩家加入到这个简单、直接、刺jī的行业中来,以星火燎原之势迅速为星级十八大区所知。

 而就在“佣兵王座”任务开启之后的某个夜晚,战场猎头者大军中加入了一个不知名的战士… 
上章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