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章
第三百二十八章 一报还一报
“炼金药剂是不是不够?强效生命药剂才10000瓶?自由行动药水也太少了点,1000瓶怎么够?强效敏捷药剂也数目也少了点,在那地方最少也要待上半个月呢,一瓶强效敏捷药剂才持续40分钟,800瓶那里够用,伤害太低、躲闪不够,可不要拿自己小命开玩笑。还有,强效生命恢复药剂呢?怎么没带?”

 左御皱着眉头,检查着葬雪包裹里的药剂品种,挑剔着这些炼金药剂数目和品种,浑不知这背包里的药剂数量随便拿出一种来,放到易行都是一笔让普通玩家窒息的金币。

 “不行,这些药剂太少了,还是多待一天吧。等半支烟多做一点,明天。恩…,后天再启程前往堤凡诺吧。”

 在营地的单间里,左御折腾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意图。

 葬雪清冷的美眸中有着笑意,她的子自不会说什么分别的情话,只是将手放进左御宽厚的掌心中,如雪皓腕轻轻摇了摇,淡淡的亲昵中有种无法言语的滋味,如清醇甘冽的美酒,入喉之后心旷神怡。

 叹息了一声,左御悻悻放弃了第七次检查包裹的举动,

 格恩提出堤凡诺中部尖塔地带的探索部队需要两名盗贼作为斥候时,左御心中其实极不希望葬雪前往那里的,对于堤凡诺中部地带前世他就有耳闻,即使到了星际十八大区巅峰之上职业者出现的时代,那片区域依旧没有被完全探知,更不要说玩家等级大多还徘徊在40级的现在了。

 星耀之地坠星之城,那可是堪比遗忘大陆极大绝地的地域,仅依靠大职业者组成的探索队伍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左御颇有些不以为然,自然对于葬雪和绝不放过你前往那里的事情,他内心也不是很赞同。

 当然,这些情况左御是不方便明说的,对于游戏敏锐的把握是一回事,有时候表现的太过先知先觉,就会惹人怀疑了。

 最主要,因为千万功勋值的任务需要,又要与葬雪分开一段时间,这使得左御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他其实很想让绝不放过你一人前往的,可左御知道若是单单令这个前世“万人敌”前去,恐怕最终不会有任何斩获,那神秘的坠星之城可能依旧会如前世一般神秘难测。

 相比绝不放过你,葬雪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都要胜过一筹,更主要左御隐约觉得佳人和自己一样,总有着在困局扭转形势的能力,两人一起前去或许真能够获得丰厚的回报也说不定。

 “又是至少半月不能相见了…”

 左御感觉自己的语气好像一个怨妇,不过有这个可能的话,他却是真希望能够一直陪伴在葬雪身边,与佳人游历在遗忘大陆和阿达蒙比亚战场各处,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握在手心的皓腕又摇了摇,葬雪眼中的娇媚是从未有过的撒娇意味,左御见之不由一阵发愣,心神俱醉之下那里还说什么话来。

 …

 葬雪和绝不放过你还是在当天走了,相比左御和千沙葬雪私下里深情款款的告别,绝不放过你则显得平静了很多,除去被火楼兰扯到一边窃窃私语了一番,与团队里其他人告别时的神情颇有些荣辱不惊的风范。

 经历了幽暗角斗场那晚七场独斗之后,左御发觉这个队友越发沉稳起来,随着眼中那抹若有若无的忧伤渐去,昔日那份大盗贼的锋芒也逐渐显现出来。

 目送着两头龙鹰在天空翱翔的轨迹,当踏上征途的两人身影彻底消失在天际之后,左御转身望着一旁等候多时的格恩骑士,微微点了点头。

 “那地方还是我们远征军刚刚来到幽暗沼泽时,几名斥候突破了沼泽原住民的重重封锁,前往熔岩之池采集矿石无意中发现的。”

 格恩骑士指着绘制的阿达蒙比亚东部三个区域的地图,其实除了幽暗沼泽的区域地图最为详尽,其他两个区域大部分都是用阴影圈起来的未知地带,这位军官指着熔岩之池最南部的一角,低声说道:“由于人手不足加上后来拓荒过程中兵力的剧烈消耗,我们再没有余力去探索那片地带,不过据当时的斥候回报,熔岩之池地最南部相当于大裂痕一样的地带,在那里发现了几个遗忘大陆消失很久的教会成员的踪迹。”

 “教会?”

 左御心中一动,隐约明白格恩所指。

 “不错。”

 格恩骑士点头,慎重说道:“就是在‘御魔战争’前期,在遗忘大陆上彻底消失了踪迹的东岚教会。”

 光头男、联盟女婿、半城残雪和澎湃电风神情也是一动,他们显然想到了月前在白骨荒野那场惊险而收获丰厚的墓地探险。

 “轮回长官只要能够探明那里的地形,就可以获得远征军军部高额功勋值的奖励。当然,如果再探索到那个消失已久教会的一些信息,我相信长官这几困扰的问题很快就可以解决了。”

 随着格恩骑士兴奋的叙述,众人微微点头,相比第一条击杀?的头领级的途径,这样的探索任务无疑要靠谱很多,而坐在一旁一直鲜少发言的牛哥听着听着,面色却逐渐凝重起来。

 “怎么了?牛,有什么问题?”左御见恢复德鲁伊神情不对,随口问了一句。

 “头,可能会有些麻烦。”

 牛哥低头思索了一下,将一直以来认为不必要的经历说了出来。

 原来,自牛哥从星耀之地的石桥上被红龙抓走之后,在半途中他使劲将嵌在龙爪中的【七叶金枫杖】拔了出来,这番作为牛哥是本着既然要死,怎么也要在龙爪下占点便宜。可随后的情况就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七叶金枫杖】被拔起的瞬间,牛哥就被红龙凌空丢了下去,落到地上直接摔死。

 后面的情况就愈发诡异起来,牛哥摔死的地方就是在熔岩之池的最南部,而最近的复活点则是星耀之地和熔岩之池的界处,灵魂状态跑尸的牛哥经过长途跋涉,达到尸体地点点击复活的时候,无疑中撞见了披着黑斗篷的玩家们与一群红色稚翼幼龙战斗的场面。

 之后的情景更是出乎牛哥的意料,那些隐藏了信息的玩家见到复活的恢复德鲁伊,立刻不问理由分出一支队伍对他进行追杀,一直从熔岩之池地最南端追击到最西边,最后就有了半城残雪和海沙那相救的一幕。

 “那地方看来是有些内容啊!”联盟女婿笑了起来,那些在堕落精灵国度落井下石的不知名势力,他可是一直铭记到现在的。

 左御点头淡淡说了一句:“恩…,火之枫叶需要9999块熔岩碎片,正好顺路节省了很多时间。”

 对于当差点破坏了左御酝酿已久计划的那股神秘势力,他也是惦记很久了,现在有了这些人的踪迹,并且这股势力似乎还在进行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动作,左御自然也要好好投桃报李一番。

 …

 熔岩之池的天空似乎永远都是一片暗红的颜色,即使沙漏显示已是深夜时分,笼罩在这片赤红岩地的天空,依旧让人感受到一份压抑的炽热。

 这片赤红大地的最南端从天空中俯瞰,仿佛硬生生被人镂空了一般,呈现出一块形状不规则的裂痕地带。

 这片裂痕地带的入口处,数千人的玩家团队驻扎在那里,便携式的简易帐篷可没有左御从墨镜男那里来的那么精致,不过数量确实极多,一顶顶的帐篷排列在一起,倒形成了几分营地的规模。

 数百名玩家披着清一的黑色斗篷堵在裂痕地带的入口处,与里面源源不断涌出的红色稚翼幼龙烈战斗着,这些玩家们的职业配置极其合理,相互之间配合也异常默契,形成的战斗力自也极其可观,顷刻间几波攻击就将漫天飞舞的幼龙们清掉一大片。

 可是,裂痕地带入口处的红色稚翼幼龙虽然战斗力一般,却胜在数目众多,刚刚被清空一片就有源源不断的幼龙从里面涌出,那情形似有无穷无尽的趋势,所以这些玩家们攻击虽然猛烈,也仅能维持在一个僵持的局面。

 在队伍的后方,五个玩家指挥着五批团队轮换上阵,这五个人赫然就是当在翡翠平原上分路狙击联盟女婿等人以及各路援兵的团长。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些幼龙守卫好像根本杀不完。三天之内如果还没有突破进展,我们的团队补给就会出现问题。”

 说话的是那截杀左倾城的大地精灵剑舞斗士,声音虽然沉稳,他的神情却有忧虑之

 在熔岩之池这样的地域进行战斗,维持团队的持续损耗是一件相当惊人的数字,先不说每个成员所使用的药剂,光是抵御熔岩之池的灼烧伤害也是件头疼的问题。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上章 重生之盾御苍穹 下章